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╭╮単行綫╰╯

一念黑。一念白。斑斓盛世。蹁跹影惊鸿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时光,翻云覆雨,跟随它亘古不变的脚步,爬过童年的幼稚,走过少年的青涩,跑过青年的执着,趟过中年的缺憾,踱过暮年的圆满。依稀。还是旧时。怎奈,浮世清欢,纵横牵绊。低眉一朵花的风雅,流光彼岸,秋水共长天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原来。我们一直很近【原】  

2010-02-22 23:28:41|  分类: 彼岸念香【人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 北方的冬天好冷,严格的说是寒冷,寒到钻心的冷。

 

   我在一月的最后一天,阳光四起的早晨,随手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:9.17,我的时间观念,居然被遗忘得自然而然,一转眼已是2010年了。而我,居然什么都没有做,混混噩噩中2009就这样静悄悄的走掉了。

 

   身体的状况越来越差,貌似又开始回到过去失眠的日子。 感冒接二连三,好了又发,发了又好,反反复复。还有10分钟就是2月的第一天了,这一个眨眼,我的寿命将减短一天。 《童梦奇缘》里的那个孩子,那个老师,那个故事,开始都觉得他们的时间还有很多很多。

 

   可是最后。。。。。。


   仿佛时间在一眨眼里就流失的干干净净,飞跃了一整个世纪。恍惚中才发现,冬天已经来了很长时间,大雪也已经下过了好几场。

 

   从上海回来后,每个晚上,我总是不断被噩梦圈围,一次一次的惊醒,一次一次的在黑暗里被恐惧包围,推到暗夜的边缘,睁着眼睛,惊惶得等待次日的黎明。那样深的恐惧漫彻我的骨髓,怎么也挥之不去,令我身心俱疲。

 

   天微微亮起,我又醒了。身体的某一部分总是在隐隐的痛着,仿佛陷落了某样东西,我知道自己又无法入睡了。窗外的树梢上,停着不知名的鸟儿,在低低的鸣叫着,哀怨,凄凉,孤独。我猜测,或许是个在黑夜里迷路的孩子,找不到回家的方向,只能无助的声声泣血的呼唤着自己的母亲。

 

   伸手摸索着,拿起床头柜上妈妈给我准备的竹炭眼罩,据说它可以安神定性。其实我明白这是母亲的爱,伴着铭心的温暖。我盖住双眼。时间静静的走着,过去了很久很久,终于一切又漆黑下来。

 

   手机响起的时候,我醒了。发现已是正午时分。是挺猪打来的,大大的嗓门吼着叫我出门去选新年礼物。是哦,2010年了,我居然忘记了,自己在电话里恐吓着他一定要送我新年礼物,否则我会。。。。。。

 

   睁开眼睛,才发现房间内有着明晃晃的阳光,透过窗帘钻进来,照在苍白的墙壁上。上面有一面镜子,边框装饰的很漂亮,是我最喜欢的古典的镂空花案。哥哥在我房间里,来回跺步,貌似地板都要被跺穿了,才在梳妆台的斜上方,选好位置帮我挂上去。这是一个我坐在皮椅上选定的角度,也是我最喜欢的角度——30度的仰望。

 

   镜子后面的墙壁被凿了一个小小的洞,用以固定。我是个极度完美的人,那点小缺憾,幸好是被掩藏在了镜子的后面,我没有天生透视眼,所以看不见后面墙壁的班驳狼籍,因而它才能在我的房间里,肆意的绽放着苍白的笑颜。

 

   我慵懒的起身,迷蒙着双眼,轻移到梳妆台前,透过30度俯视的角度望去,我在镜子里看见自己裂开的唇,毫无血色,然而我又是个讨厌一切唇彩的人,所以只能任由它,在这样冷冽的天气里,倍受折磨和摧残。我应该不是一个很好的主人,至少在我这里,我没给它最温柔最细心的呵护,没有给它穿上一件又一件绚丽、鲜艳的衣裳。用雪鄢的话说,你简直是在暴殄天物,没救了!

 

   我在双颊扫上了绯红的胭脂。胭脂是神奇的精灵,在它的点缀里,我的脸不再苍白,不再毫无生气,这是唯一能证明我还活着的印记。梳妆台上、化妆包里有好多个各种形状的胭脂盒。《锁清秋》里那个叫做兰鄢的女子,做出的胭脂,是那样的具有生命力,我曾经疑心自己,或许就是那个帮她卖胭脂的人,所以这世才极度酷爱这些美丽的精灵。在我眼里,它们都是有着生命的,在我们的双颊上绽放着绚烂,美丽的生命。

 

 

  最近这些天我用的这款是紫色的,月牙形的小盒子,设计漂亮,简简单单的双色。是远在南方城市——中山的朋友,在某个不知名的精品店里把它淘来的,并且穿越了广州,湖南,杭州,上海的天空,才飞到我身边。温暖,柔和的颜色,令我一眼就爱不释手。

 

   走出房间,来到阳台,外面又在下雪。虽然很冷,但是却可以尽情的穿着西哈的羽绒衣、围着漂亮的围巾、戴着卡挖伊的帽子、梳着可爱的发髻,像回到了小时候。我爱这样的冬天。冷的凛冽,连牙牙都在跳着蹿着撞着,却还是满心欢喜,因为可以把自己打扮得象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娃娃。可是最近我发现自己,越来越喜欢灰太狼,它不断经历失败,却是越挫越勇。所以我决定了,我的新年礼物,就要一个很大很大的灰太狼毛绒娃娃,有多大就多大,可以让我在失眠的暗夜里,紧紧抱着,得到勇气,不再恐惧。

 

   雪厚重的下着。我找不到词来形容,只觉得是厚重的白雪,一片一片漫天飞来,让我感到极其窒息。

 

   我在风雪的肆意中迷了眼,迷了心。思绪开始飘的很远。延伸至那个遥远的地方。我记得我去到那里的时候,也是大片大片的雪白。我看到了绵延不断的雪山,天空离的很近,仿佛触手可及那灰色的云朵。爬上山顶的时候,我望向那天的尽头,张开双臂,希望自己可以飞的很远很远。

 

   甘肃之行,令我有着深深的遗憾,深到不忍放弃,深到难以割舍。

 

   那个叫如画的女孩。

 

   记忆里有着甜美的声音,在电话里亲切的喊我姐姐的女孩,我们玩QQT的时候,总是在我边边转圈的女孩。当我从机场跑道上走出来的时候,在那么多翘首盼望的人群里,我却没有撞上你温暖的视线。

 

   我知道,这终究将是我自己一个人的旅程!只是我的心里还是有着小小的希冀,希望能够看见你暖暖的身影,站在那里向我招手!

 

   亲爱的画画,我已经失去你的联系整整一年了!不知道你怎样了?身体还好吗?还在每天吃药吗?还在每个星期挂针吗?我不知道自己生命还在的岁月里,能否亲耳听到你叫我一声姐姐?能否真实的感受到把你拥抱在我怀里的温暖?能否亲眼看你健康的站在我的面前?失望或者说是绝望,开始一点一滴入侵,毫无理由地漫延。

 

   亲爱的画画,可知断了音训的这一年,我时刻都在牵挂你。尤其在我生病的日子里,这份认知异样的强烈。因此我不顾家人的反对,拖着病恹恹的身体,固执的带着自己曾经对你的许诺,飞到你生活了20年的地方。只是!当我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,没有你暖暖的身影站在我的身旁,迎接我的是漫天飞舞的黄沙,漫天释虐的风雪。

 

   亲爱的画画,我漫无目的地游走在你生长的土地上,不知疲累的寻找你的气息。或许是因为缺氧而令我昏厥在黄沙和风雪掩盖的土坡上。不知名的好心人把我救起。在他们的脸上,我感受了最简单、最满足、最深情的幸福。在他们的眼里,我看见了最真诚,最朴实,最原始的善良。画画,原来你生长的地方是这么的美丽和真诚,我想我应该放心了,因为你一直在幸福着。

 

   亲爱的画画,即使这样,姐姐还是好想念你,分分钟的想念着你。如果耶稣当初绑在十字架上受刑时,是抱着拯救世人的心态,那么我希望他能多受一点罪,用他的大我来拯救你,给你健康的生命,让你可以蹦蹦跳跳的来到我的身边。我好想紧紧的拥抱你,只是我怕自己再也来不及,我怕自己的时间会越来越少,越来越少。。。。。。

 

 

   亲爱的画画,此时此刻,无法抑止的心痛,在我的身体蔓延着,向四周扩散,浓浓的痛弥漫着,飞舞的雪被融化了。泪,悄然划下。我用手指企图揩拭眼泪,但是揩之还有,揩之更多。原来我还是如此脆弱,还是会傻傻的、偷偷的落泪。

 

   亲爱的画画,这里是有着你气息的地方,正在风雪交加。任意飞舞的风雪,苍白地,象绒布般纠缠着我的身体。我说如果,曾经相遇,曾经记忆。那么,不要忘记,选择抓紧。我曾经是那么期待,那么幻想,有天可以实现。可是当我实现的同时,依旧,事与愿违。原来,我还是来晚了。甚至,一切比我想象得更加短暂和残酷。

 

   今夜在温暖的梦境里不愿醒来,这是我近期失眠后唯一一次的好梦。梦里你暖暖的坐在我的身旁,有你温暖的声音,陪我暖暖的聊着。你说:亲爱的姐姐,就算我们这辈子只能对着月亮挂着耳麦说话,你也会觉得很满足。我懒懒的听着,却是那样的幸福和快乐。迷蒙中我挣扎着,不断的挣扎着。我害怕自己醒来,害怕醒来后失望如同波涛汹涌地袭来,而我却逃不开。

 

   可是!

 

   我终究还是醒来了。醒来的同时,下意识里,我伸手想要抓住你,却触摸不到你的温暖。手指穿过空气,指缝间只剩下刺骨的冰凉。窗外的夜色,泛着安静的气息,漫延的悲伤,开始啃噬灵魂,一口一口想将悲痛彻底吞掉,我极度困乏的心,渴望能够甜甜沉睡,脑海与身躯同样也需要一场休息,一场终止。

 

   闭上眼,辗转在床上,无法入眠。索性坐起身,抱着被子,背靠着墙壁,透过窗失神地仰望着星空。

 

   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的身边,我准备起身倒茶的时候,就看见她静静地站在床边,眼里泛着点点的晶莹,我知道那是被称为泪的东西,因为疼惜我,所以她强忍住不流。

 

   见我要站起,妈妈伸手摸摸我的头,问:“宝,你在做什么?”

 

   我说:“我在仰望天空,30度的仰望。”

 

  “为什么要把头仰望到30度?”

 

  “为了不让我的泪流下来!因为30度的仰望是我相连画画的角度。”

 

   那一刻,我看见妈妈眼里的晶莹终于滚出眼眶,划落脸颊。她伸出手,指着那个遥远的方向,说:“宝,如果画画知道,她一定不会舍得你这样,不要为难自己了好吗?因为你为难自己的同时,就是在折磨着我们,折磨我们所有爱着你的人。”

 

   毫无预兆,眼泪就这样悄然的划下。我抱着妈妈狠狠的哭着,大声的哭着。在这寂静的深夜里,这样的哭声,是那么的刺耳,仿佛穿透了天南海北的阻隔。我看见画画在遥远的北方,向我张开双手,朝我飞奔而来。亲爱的画画,姐姐终于可以,终于可以紧紧的,紧紧的拥抱你了。

 

   我知道,今夜的我,又将很难再入眠。这样的深夜,或许更适合悲伤滋长。可是,我还是想要写一些温暖的字眼。尽管,也许不能如愿。

 

   MP4里放着JAY的歌,JAY在歌里唱着,我们很近。是的,亲爱的画画,我们很近,一直很近,因为你一直在我的心里。


原来。我们一直很近【原】 - 囄罓殇 - 囄罓殇

 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4)| 评论(3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